遼寧分(fen)社正文

北京PK网页版

遼沈晚(wan)報 2020年02月(yue)08日(ri) 11:06

  2月(yue)4日(ri)從上午9時到晚(wan)上6時bao)  赫 斕de)大部分(fen)時間,沈陽市急救中心皇姑二(er)分(fen)中心站(zhan)長張義龍和他的(de)轉運搭檔——護士長潘晶都(du)是(shi)在一台負壓監(jian)護型(xing)急救車上度過的(de),和他們在一起的(de)還有一名需要從朝陽市轉院到沈陽的(de)重型(xing)新冠肺(fei)炎患者(zhe)。

  張義龍和潘晶都(du)是(shi)沈陽急救中心疫情應急轉運組成員。轉運組負責新型(xing)冠狀(zhuang)病毒感染(ran)的(de)肺(fei)炎疑似、確(que)診(zhen)病例(li)和必(bi)要的(de)密切接觸者(zhe)等的(de)轉運工(gong)作,目(mu)前(qian)已經完成多例(li)確(que)診(zhen)病人和疑似病人的(de)轉運工(gong)作。

  “轉運能力是(shi)考驗(yan)沈陽醫療(liao)救治能力的(de)重要內(na)容,這是(shi)疫情的(de)第一道急救保(bao)障。”沈陽急救中心主(zhu)任李保(bao)軍表示(shi)。

  昨日(ri)上午,本報記者(zhe)與其中的(de)四位成員面(mian)對面(mian),听他們講述自己的(de)抗擊(ji)疫情故事。

  驅車4小時

  從朝陽拉回新冠重癥患者(zhe)

  張義龍回憶最早(zao)一次(ci)接到關于(yu)疫情轉運任務(wu)︰“是(shi)從沈陽醫學院附(fu)屬(shu)第二(er)醫院的(de)發(fa)熱rang)耪zhen)送到沈陽市第六人民醫院hai) shi)個大學生,從深圳上學假期(qi)回到沈陽,途經武漢hai) 乩lai)之(zhi)後發(fa)熱,經過流(liu)行病學調查是(shi)陽性,就由我們負責轉運的(de)。”張義龍表示(shi)。

  最有挑(tao)戰性的(de)轉運發(fa)生在2月(yue)4日(ri)。

  “這是(shi)一名在武漢定居(ji)已經16年的(de)朝陽人,42歲(sui),今(jin)年過年,一家四mu)謐約蓴爻 裊柙礎7fa)生疫情之(zhi)後,現在全(quan)家都(du)在朝陽二(er)院隔(ge)離治療(liao),只有他是(shi)重型(xing)患者(zhe)。經過專(zhuan)家會診(zhen),建議他到沈陽市六院來(lai)診(zhen)治wei)  攔潰 de)情況(kuang)也可以轉院hai) 櫓 桶顏飧鋈撾wu)交給我和我的(de)搭檔潘晶。為(wei)這次(ci)轉運任務(wu),我們動用了負壓監(jian)護型(xing)急救車和tou)貉溝<塴!閉乓?硎shi)。

  當(dang)天上午9時bao) 乓?由蜓舫齜fa),下午3時從朝陽返回,晚(wan)上7時許抵達沈陽市第六人民醫院。

  “他是(shi)一型(xing)呼吸衰竭,雙肺(fei)都(du)白了。剛(gang)上車時血樣濃度只有85,比ri)H說di)了10個百分(fen)點,全(quan)程我們對他進行高(gao)濃度高(gao)流(liu)量kang)de)面(mian)罩吸氧,隨時監(jian)控他的(de)情況(kuang)。為(wei)了穩(wen)定他的(de)情緒,我還得不停(ting)地(di)和他說話。他在負壓擔架里,負壓擔架上面(mian)是(shi)一個封閉的(de)負壓艙,有三個進氣孔,一個帶過濾裝置的(de)排(pai)氣孔,這樣保(bao)證(zheng)不會有病毒流(liu)出來(lai)。我又穿著防(fang)護服(fu)戴著面(mian)罩,和他說話,每一句(ju)話都(du)是(shi)喊出來(lai)的(de)。”張義龍表示(shi)。

  4樓(lou)抬下發(fa)熱高(gao)齡老人

  他們用了半個多小時

  牛懿是(shi)沈陽市急救中心大東一分(fen)中心站(zhan)長,也是(shi)沈陽急救中心疫情應急轉運組成員。

  2月(yue)3日(ri)12時50分(fen),正吃(chi)午飯的(de)牛懿接到指令稱有發(fa)熱患者(zhe)需要轉運。牛懿立刻(ke)組織班長黃杰(jie)、護士長臧嬌kan)┤戲fang)護裝備。

  “患者(zhe)是(shi)一位高(gao)齡老人,有心衰病史,有疫區人員接觸史,此次(ci)發(fa)熱有可能加(jia)重病情,且行動不便無(wu)法下地(di)。我們小組立即帶好裝備趕往(wang)現場,到現場發(fa)現患者(zhe)家在四樓(lou),而且是(shi)老舊小區。樓(lou)梯特(te)別窄,穿著防(fang)護服(fu)的(de)情況(kuang)下就只能過一個人,最後決定用履帶式樓(lou)梯搬運擔架搬運患者(zhe)。平時我們都(du)是(shi)有擔架員的(de),這次(ci)特(te)殊情況(kuang)還是(shi)要盡量減少接觸,就都(du)是(shi)我們自己干!”牛懿表示(shi)。

  “上樓(lou)之(zhi)後先安撫患者(zhe)情緒,然後開始工(gong)作。我是(shi)倒退著下樓(lou),不時地(di)要將擔架抬起保(bao)證(zheng)履帶能在台階上正常工(gong)作。一會兒(er)里面(mian)的(de)衣服(fu)就濕透(tou)了,然後水蒸氣就到了眼(yan)罩,隨著走動在眼(yan)罩內(na)不停(ting)打(da)轉。4層樓(lou)梯,我們走了半個多小時才下去。”牛懿回憶。

  從初一起轉運8人次(ci)

  最小的(de)只有15個月(yue)大

  姜秋(qiu)穎(ying)是(shi)沈陽市急救中心鐵西(xi)三分(fen)中心站(zhan)長,從業已經20多年,是(shi)沈陽市急救中心少有的(de)女性站(zhan)長之(zhi)一。

  從正月(yue)初一開始接到第一個轉運任務(wu),她(ta)已經成功完成了8次(ci)轉運任務(wu)。

  “初一下午4時許,正要吃(chi)團圓飯,指令來(lai)了,我當(dang)時在甦家屯區的(de)父母家yi)錒輳 轄 匣卣zhan)里。需要轉運的(de)是(shi)一個21歲(sui)的(de)女孩。”姜秋(qiu)穎(ying)表示(shi)。

  幾次(ci)wen)撾wu)中,姜秋(qiu)穎(ying)有兩次(ci)的(de)轉運對象都(du)是(shi)孩子。

  “最小的(de)是(shi)15個月(yue)大的(de)女孩,按照要求,疫情轉運對象是(shi)不讓(rang)家屬(shu)跟著的(de),孩子太(tai)小了只能讓(rang)媽媽抱著,孩子含著安撫奶tao)歟 宦飛隙du)很乖的(de),最後送到了兒(er)童醫院。還有一對父女,父親37歲(sui),女兒(er)6歲(sui),轉運前(qian)我們都(du)要和接收醫院聯系好,因(yin)為(wei)穿上了防(fang)護服(fu)就沒(mei)有辦法再打(da)電(dian)話了,有臨時情況(kuang)都(du)是(shi)通(tong)過指揮中心用車載電(dian)話免(mian)提聯系,很不方便;聯系時我就多問了一句(ju),結果發(fa)現沈陽市第十醫院只能接收大人,而兒(er)童醫院只能接收孩子,最後找到一家醫院hai) 梢越郵嶄概 礁鋈耍 苯 qiu)穎(ying)表示(shi),“每kan)ci)轉運工(gong)作結束,轉運對象都(du)會對我說謝謝,這讓(rang)我感到我做這樣的(de)工(gong)作特(te)別值得。”

  轉運結束要消殺

  洗手18次(ci) 流(liu)程要1小時

  “疫情期(qi)間,中心投入使用15台負壓監(jian)護型(xing)急救車di)zhuan)門轉運新型(xing)冠狀(zhuang)病毒感染(ran)肺(fei)炎相(xiang)關病例(li),應急轉運組成員共45人。

  我們組建了3個應急保(bao)障梯隊,根據疫情需要,適時啟動第二(er)及第三應急梯隊。”沈陽急救中心主(zhu)任李保(bao)軍表示(shi)。

  “每kan)ci)結束轉運,我們的(de)車和人都(du)要到沈陽市第六人民醫院進行專(zhuan)門消殺。負壓監(jian)護型(xing)急救車的(de)消殺就要進行2個小時。我們工(gong)作人員的(de)消殺bao) 還燦0多道程序,如(ru)果是(shi)三級防(fang)護,就是(shi)兩層防(fang)護服(fu)、三層手套(tao)、三層鞋套(tao),需要在三個不同樓(lou)層的(de)工(gong)作間進行消殺。整個消殺流(liu)程大約需要一個小時bao) 詞志鴕 8次(ci),你看(kan),我這手都(du)爆皮了。”張義龍介紹。

  “同樣穿防(fang)護服(fu)時也要特(te)別注(zhu)意,一般(ban)都(du)是(shi)至(zhi)少兩個人幫忙(mang),尤其是(shi)戴帽子,自己根本夠不著。包括一根頭發(fa)在內(na),確(que)保(bao)沒(mei)有任何暴露(lu)在外面(mian)的(de)地(di)方jian)!/p>

  遼沈晚(wan)報記者(zhe) 隋冠卓

北京PK网页版 | 下一页